當前位置:首頁 > 書庫 > 憶君迢迢

憶君迢迢

來源:麥子云    主角:沈羲赫,凌雪薇

小說簡介:

  直到傍晚時分,皓月和小榮子才回到坤寧宮。我慌忙迎了出去,兩人看起來沒有什么異樣,我的心稍稍放了下來?!霸趺船F在才回來?”我裝作有些不悅地問?!靶〗?,”皓月笑著,“你看這是什么?”說著,從衣袖中拿出一件用絲帕包裹的物件。

在線閱讀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關注微信公眾號:奇跡小說
回復:憶君迢迢 閱讀全文

精彩章節試讀

  我疑惑地接過,心中沉了一下,憑感覺那是一枚簪。我鎮定地打開,一只碧玉木蘭簪靜靜地躺在我的手中。

  我愣了許久,看著皓月,口氣有些奇怪地問道:“這是哪里來的?”

  皓月也愣了一下,“小姐,這不是您丟的嗎?”她的聲音滿是不解。

  我冷靜了一下,看到身邊其他侍女不解的樣子,換上笑臉:“既然找到了就好,快進來吧。”

  晚膳后,東暖閣里我屏退其他人,只留下皓月。

  “小姐,怎么了?”皓月看著我在燭光下陰晴不定的臉,忐忑地問。

  “你過來。”我手上拿著那枚簪子,看著皓月,“跟我說實話,這是從哪來的?”

  “今天午膳時您還沒回來,我心中焦急就去煙波亭找您,也沒有見到。我尋思著您是不是已經回來了,就想正好在那里再找找您的簪子。我知道這是老夫人給您的,您這兩天為了這個心情不是很好,沒想到真的就在亭后面一個角落里找到了,埋在草中呢。”

  我暗暗嘆了一口氣,抿了抿嘴唇,“你也累了,去睡吧。”

  “小姐。”

  皓月似乎要說什么,我搖搖手,朝她笑了一下,“去吧,皓月。還有,謝過了。”

  皓月定定地看了我一眼,輕輕地走出了房門。我無力地靠在軟墊上,看著手中的簪子。怎么會又有一只?而且外表看起來和我丟的那只一模一樣。

  我這才想起要察看一下。母親送我的簪子是她的陪嫁,簪的端尾有母親的名字“蘭”,很細小的字,不易被發覺。

  可是,皓月剛才給我的這只沒有。

  我起身從赤金八寶喜鵲登枝琉璃盒中取出早上裕王給我的那只,人不由得定在了那里。

  我的手顫抖著,因為,裕王給我的這只,也沒有那個“蘭”字。

  我就這么失魂般站著,直到燭火上下跳動得很厲害,屋里一明一暗交替,晃得眼睛疼起來,我才回過神來。

  裕王那邊我無法弄清楚,可是,皓月這邊我卻還能問問小榮子。

  今天應是小榮子當值守夜。我披上一件平紋藍錦緞的披風,手上拿起一盞宮燈,輕輕走到門外。小榮子看見我正要行禮,我微笑著搖搖頭,示意他跟我走。

  我就這樣手持宮燈在前面走著,不說話,走過長長的宮道,走過夜色中詭秘的御花園。

  遠遠的,我看見了載著今夜侍寢的女子的紫金寶相玉蓋車,那車上懸掛著玉玲瓏,風一吹便有空靈高遠的聲音響起。我們小心地躲過巡夜的侍衛,緩緩地走著,仿佛散步一般。

  小榮子不遠不近地跟著我。直到我走進九曲長廊,在煙波亭里坐下,看著小榮子略帶緊張的臉,微笑著說:“皓月說今天你倆在這里找到了我的簪子。小榮子,你給我指指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娘娘。”小榮子有點遲疑,我看到他一閃而過的慌亂,“在……在這兒。”小榮子指著亭后一棵修竹下。

  我看著他,收起笑容,“不是說在前面那株桂花樹下么?”

  “啊!是奴才記錯了,是在桂花樹下。”小榮子有些慌了。

  我搖搖頭,嘆了口氣,“說吧,那簪子到底是哪里來的?”

  “娘娘,真的是在這桂花樹下找到的。”小榮子又恢復了鎮定:“剛才是奴才記錯了。皓月姑娘找到時,奴才剛好在這竹子下面找,所以記偏差了。”

  我盯著他,“小榮子,在你們幾個之中,本宮是最信得過你的,如果你都騙本宮,本宮的心可就涼了啊。”

  我別過臉去,望著遠處棲鳳臺上,那十根長夜不熄的七尺巨燭發出的隱隱火光,然后閉上了眼睛。

  小榮子沒有說話,我等了一陣又說道:“皓月是本宮從小的貼身侍女,本宮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本宮好,這簪子又是陪嫁之物,對本宮意義非凡,丟了,皓月自然為本宮著急??墒?hellip;…”

  我停了一下,“如果因這簪子她出了什么狀況的話,本宮寧可不要。”

  我的心隱隱不安著。皓月今日最后看我的眼神不對,我仔細回憶著,突然想到了,那是一種不舍的惜別之情。

  我“霍”地站起身,盯著小榮子,焦急地問道:“告訴我,到底是哪里來的?”

  許是被我突然的舉動嚇到了,小榮子后退了一步,想了想終于開口說道:“娘娘千萬別怪皓月姑娘,她真的是為了娘娘好,想讓娘娘開心的。”

  我點點頭,“我知道的。”

  “今兒個午膳時,娘娘您沒有回來,皓月姑娘著急就帶了奴才去找??裳刂饺諄磉@煙波亭的路上,也沒有看見您,皓月姑娘猜您準是回去了。”

  小榮子繼續道:“我們就往回走,在御花園的白玉拱橋那里看見了柳妃和安貴嬪。皓月姑娘拉著我躲到了假山后面,卻不想柳妃和安貴嬪就在橋邊停了下來說話。后來,安貴嬪提起皇上撿到了柳妃丟失的簪,又送了回來,便向柳妃道喜,還希望能一睹風采。”

  小榮子想了想,再道:“柳妃就拿出了一個錦盒,奴才離得遠,沒看清。皓月看后說那枚簪子就是娘娘您那枚。然后,我們就一直悄悄地跟在柳妃她們后面。然后我們……我們就趁機……”

  我睜開眼睛,“趁機什么?”

  “趁機……溜進柳妃的宮中,將那簪子偷了回來。“小榮子說完連連磕頭。

  我擺擺手,這簪子柳妃自然懷疑不到我的頭上。更何況是她冒領,自然不愿出大動作??墒?,如果真的只是偷了那么簡單,皓月何必用那種眼神看我?一定是還有什么事情。

  “回來給了你那簪子后,皓月發現她別在腋下衣襟上的絲帕不見了。”

  小榮子的聲音越說越低,突然他抬起頭來,上前一步跪下:“娘娘,您一定要救皓月姑娘啊!柳妃既然說是她的,又是從皇上手中得到,丟了定會細查的。這宮里的宮女服飾是不同的,若是查到……”

  我點點頭,“這個我知道了。”我站起身,抬手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發,心中卻比這發絲還亂。怎么又變成是皇上撿到的了?

  雖然這兩枚都不是我丟的那個,但這簪子除了那個極不易被發現的“蘭”字以外,外形都一模一樣,難辨真假。

  我的那枚,據母親說,是外婆在母親出嫁前,照著在寺中祈福方丈贈予的一朵木蘭花打造的,簪頂的碧玉木蘭有兩瓣花瓣是微微下曲的,邊緣還用銀絲勾勒,而不論民間還是宮內都是不會這樣打造一只木蘭簪的。

  那么,那枚屬于我的到底是誰撿到了,現在又在誰手中?

  裕王,還是皇上?這兩枚簪又是怎么回事?

  我竭力想著,卻想不出所以然來。還有皓月的事,一旦柳妃查到,皓月定會受到嚴厲的懲罰,而我這“隱居”的日子也恐怕會結束了。

  現在,只能盼柳妃忘記是在哪兒丟的那簪子,盼皓月的絲帕不是在那兒掉的,盼柳妃即便是撿到絲帕也不會聯想到……這一切,到底是怎么回事?又到底該怎么辦呢?

  我一夜沒睡。直到天微亮,宮女太監們起來稍稍有了些動靜,我才覺得有了些許的困頓。站起身活動了一下,看了看外面的日晷即將卯時,快到我平日里起身的時候。我看了看鳳床里疊得整齊的被褥,想了想還是脫了衣衫,拉開被子躺下。

  迷迷糊糊中,有人進來。我翻了個身,睜開眼,頭有些漲。金絲繡鳳的宮紗床帳被輕輕掀開,皓月驚訝地看著已睜開眼的我,“小姐,我把你吵醒了?”

  我無力地笑笑,“沒有,我醒來一會兒兒了。”

  說完坐起身,看見皓月身后的紫櫻拿著一套宮裝,我吩咐道:“今天穿那件櫻粉的細絲裙,就是上面繡海棠的。”

  說完,靠在枕頭上喘了口氣。一夜沒睡,感覺有些累。

  “小姐。”皓月緊張地看著我:“小姐今天身體是不是不舒服啊?”

  我搖搖頭,給她一個輕松的微笑,“今天想繡完那幅圖,不易穿得沉重。”

  “小姐今日不去煙波亭了?”

  “不去了。”我在紫櫻的攙扶下起身,接過玉梅遞上的熱手巾,回頭對皓月說:“今兒個不去了,你去準備我的繡架和絲線,再添些綠線來。”

  其實,我只是想知道柳妃是否已經發現簪子丟了,有沒有看到那塊皓月丟的絲帕,并且開始查了沒有。一旦她發現,這宮里必定都會知道了。

  昨夜,我吩咐告訴小榮子今天一早去暗中打探。此時,我又找來蕙菊,不動聲色地要她在黃敬來時問問宮里有什么“新鮮”事。

  一切都安排好,我就坐到繡架旁邊,只留皓月一人侍侯。我點起淡淡的百合香,集中精力繡著那幅大漠如煙圖。細密的絲線穿在銀針上在手中游走,心中卻在祈求上蒼不要讓柳妃發現那塊絲帕。



掃碼加關注,看書不迷路

最新小說更多>

天才古醫:王爺快接駕

天才古醫:王爺快接駕

穿越重生

閱讀
天才雙寶:我家媽咪有點甜

天才雙寶:我家媽咪有點甜

豪門總裁

閱讀
蘇南衣云景小說

蘇南衣云景小說

穿越重生

閱讀
醫妃天下:王爺,吃了就要認

醫妃天下:王爺,吃了就要認

穿越重生

閱讀
從長計議的婚姻

從長計議的婚姻

現代言情

閱讀
海邊的懺悔

海邊的懺悔

現代言情

閱讀
成為廚神后我嫁入豪門了

成為廚神后我嫁入豪門了

穿越重生

閱讀
明簡厲唯衍小說

明簡厲唯衍小說

豪門總裁

閱讀
人間有白頭

人間有白頭

現代言情

閱讀
殿上歡陛下寵妻無度

殿上歡陛下寵妻無度

穿越重生

閱讀


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、言情小說、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Copyright ? 2017-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

閩網文(2019)1497-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-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

时时彩软件哪个预测好